她每次在考試結束後,苦笑著自嘲自己的數學又不及格了,然後轉過頭,讚嘆著身旁的人都數學總是那麼厲害。

她說,她會成為大家的英雄。
會成為一個更加可靠的姊姊。

她總是微笑著,笑容彷彿是為她創造的名詞。

她的臉上不適合其他表情,只要…一直笑著就好了…。

拜託……。

「シンタロー,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像是失去訊號的電視一樣,模糊而閃著詭異的光芒。
那抹紅色的身影,消失在這樣的夕陽當中。

Xx

嗶—嗶—嗶— 電子鬧鐘一如往常的發出令人煩躁的鬧鈴聲,シンタロー睜開眼,不滿的按掉鬧鈴。

『主人~主人!!主人!!!!』

死魚眼瞪著電腦螢幕,暴躁的開口質問電腦裡的惡意程式軟體,「幹嘛啦?你不知道現在幾點嗎?」

人呢?
終於離開了嗎!所以這兩年困擾著自己的都只是惡夢囉!
シンタロー正沈浸在喜悅當中時,母親的叫喊聲從一樓傳來。

「シンタロー!起床了就趕快下來!你不是還要去學校!」

シンタロー皺著眉,難道媽媽忘記我已經休學了嗎?
「媽?我已經休學啦?」

「啊?休學?你才高一就說這種話,太久沒被我揍了是吧!」母親不知何時打開房門,手上還拿著舀湯用的湯匙。看來早上有味噌湯呢!

「還不快換衣服?你同學已經在樓下了!」

「同學?那位同學?」シンタロー這下是真的疑惑了。同學?兩年的時間沒去學校,還會有那位同學記得自己?

シンタロー彷彿看見母親額上爆出青筋,只好趕快關起門說著他會趕快下去。
奇怪?制服什麼時後擺回抽屜第一層了?

「シンタロー!」

算了,別再想了,趕快下去比較實在。

Xx

「シンタロー早安。」圍著紅色圍巾的少女正坐在餐桌上,喝著茶,在看到シンタロー衝下樓時笑著問早。

「嗯,早……」シンタロー隨口回應著,拉開椅子坐在少女的對面,喝了一口味噌湯後,不可置信的問少女,「不對,你怎麼在這裏?」

少女眨了眨眼反問,「不然我要去哪裡?不是昨天約好了要一起去學校的嗎?」
「難不成シンタロー忘記了嗎!」少女突然氣憤地質問。

『不,我連這件事都不知道要怎麼忘記啊?』差點就直接把心裡的吐槽說出口,シンタロー抓起書包,決定直接走人!

「咦咦?シンタロー等等我啦!謝謝阿姨的招待!」少女趕緊抓起書包追上少年的腳步,臨走前急急忙忙地向他的母親鞠躬。

 

「シンタロー!」邁開的腳步再大也追不上走在前面的少年,少女伸長手試圖抓住對方,「シンタロー!」

「幹嘛啦?」シンタロー轉過頭瞪著身後──

──空無一人的馬路。


黑色柏油上只有炎炎夏日所留下的下蜃景。

Xx

「シンタロー,你知道嗎?紙鶴是祈福的意思喔!」一張滿分的考卷經由圍著紅圍巾的少女的手,成為一隻準備展翅的仙鶴。

シンタロー忍住翻白眼的衝動,低沉的嗓音不滿地問,「那也不要拿我的考卷啊?」
今天的一切已經超乎他的思考範圍了。

少女咯咯笑著,「用シンタロー的考卷可是在幫シンタロー祈福呢!」一邊點著頭、哼著歌繼續拿了一張新的考卷來摺紙。

「不需要吧?」シンタロー別過頭,用左手撐著頭不想再繼續看著自己的考卷被少女蹂躪,赫然發現,地上什麼時候堆滿了紙鶴?
シンタロー立刻轉過頭,「喂你——」折了多少紙鶴了?

還沒說出口的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的說不出口。
少女圍著的紅圍巾成了一條黑色的蛇,眼睛如同圍巾一樣鮮豔過度,吐著鮮紅細長的舌頭,搖晃著腦袋看著シンタロー。

「喂—」朦朧間シンタロー似乎知道自己該做甚麼,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顫抖。

「シンタロー,」少女溫柔的聲音夾雜著黑蛇的嘶嘶聲,「我的名字,還記得嗎?」
褐色雙眸與笑容,卻讓シンタロー不寒而慄。

「あぁ......」瞪大黑色雙眼,「阿、」

少女站起身,揚起的嘴角如同下旋月般,「シンタロー想不起來也沒關係。」

「畢竟我已經死掉了呢。」她稀鬆平常地說著,「那麼,問題來了,請聰明的シンタロー回答我吧?

──為甚麼不救我呢?」

「我沒有.......我沒有.......」少年還抱著頭,痛苦地跌坐在地上。

「這次的答案無法立刻回答了吧?」少女跟著蹲下,雙手托著下巴、微笑地看著他痛苦的模樣,「一起投入這個永不結束的夢境吧?」

Xx

回想起來吧,那想訴說的重要之事。

Xx

一再重複的黃昏日,今天少女依舊獨自一人坐在空無一人的教室內。

「身為大家的姊姊,其實要學著依賴別人的是妳吧?」シンタロー走近她,「抱歉,我來晚了。」

少女扯開一抹久違─發自內心的─笑容,「讓你擔心了,對不起(ごめんね)。」

「走吧,アヤノ。」アヤノ伸手牽住シンタロー伸出的手。

「大家都在等妳回去呢。」


絕對不會再次遺忘的,是那份從手心傳來的溫度,以及在對方臉上展開的笑顏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錡異果 的頭像
錡異果

一顆錡異果

錡異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